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详细信息

我在印尼过大年

来源:□ 任德培 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01日 访问量: A+ A A-

  2018年,中国十九冶海外市场再开新花,印尼德信钢铁高炉项目开工建设,本人于年底前经过连续三昼夜飞机、轮船、汽车无缝衔接的舟车劳顿,抵达项目部,从事物资等管理工作,度过了人生中第一个在大洋彼岸、远离祖国、远离亲人的新春佳节。

  年三十夜,感佩于海外项目员工的辛勤付出,特记叙以下文字,表达思乡念家之绪。

  ——题记

  印尼德信钢铁高炉项目位于“千岛之国”印度尼西亚中苏拉威西省莫洛瓦里县巴哈多比镇的青山工业园区,项目部营地是业主修建的集中生活区,住在这里的大多是来自中国的员工,也有少部分印尼籍员工。大家五湖四海相聚于此,为着同一个目标:圆满建成两座目前印度尼西亚最大的高炉系统工程,凯旋回国。

  建设这个项目的员工们,日复一日地演绎着可歌可泣的创业故事,鲜活生动地展现在我眼前、镌刻在我的心里,我只需要平铺直叙,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  施工现场离营地步行10分钟,每天在工地和营地之间两点一线来来回回。因为没有网络,对讲机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,十几个频道里,不时响起领导安排工作、同事沟通协调的声音。对讲机里呼叫最多和被呼叫最多的人,就是每天最繁忙的人,他们所面对的问题和处理的事情最多。繁忙的人们伴着繁忙的对讲机,在繁忙的工地上奔走,见证着一个个节点如期实现,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。

  印尼德信钢铁高炉项目位于赤道附近,属于热带雨林气候,只有旱季和雨季之分,常年气温都在25℃到30℃左右。遇上11月至来年3月这段雨季,几乎每天如约而至一场大雨,每场雨持续时间不长,却把从营地到工地的道路和施工现场,淋成了深深浅浅的稀泥坑。不一会儿雨过天晴,火辣辣的太阳马上晒得人皮肤发烫生疼,被汗水一遍遍浸湿的衣服,就像一幅用盐水画出来的地图。多数时间,员工们的脚捂在雨靴里,雨靴在稀泥里挣扎,还承受火辣辣的太阳烤炙,很多人的脚被焐出了湿疹,又痒又痛,但仍然若无其事地一步一个深深脚印,在工地上忙着各自的工作。

  早上五点至六点,营地里的人们最繁忙。匆匆忙忙洗漱,匆匆忙忙吃早餐,一波接着一波,他们都要急急忙忙赶到工地,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我已经跟大家一样习惯早起,看着繁忙兴奋的人们,就像看到一支即将投入战斗的队伍,真想吹响冲锋号角为他们鼓劲加油。

  营地每天有三次人流高峰,那就是一日三餐之时。大家在将近300人就餐的食堂里聚集,自觉排队打饭打菜,厨师们微笑着服务。这个时候,排队的人们忘记了疲惫和烦恼,露出一张张笑脸,形成了一道让人动容的风景。

  春节期间,公司领导专程上岛与海外员工一起过年,员工们自己动手,擀面皮包饺子炸酥肉,举杯同庆祝福祖国繁荣昌盛,引吭高歌期盼家人平安康乐,一幕幕让人动容,一幕幕充满温馨,让人发自内心地感慨:谁是最可爱的人?他们就是!。

  又停水了,这是最烦恼的事情。这次停水30个小时,无法漱口洗脸,甚至吃过饭的碗筷都不能洗,员工只能用餐巾纸擦一擦,将就着打饭,洗澡洗衣服就更别想了。长时间不能洗漱,经过汗水反复浸湿的衣服和身体要经受痛苦的煎熬,看到刚从工地回来还没擦洗满身臭汗的工友蹲在净水器水龙头旁边,饥渴地守候只有针线粗细的水流慢慢滴入杯子,但却坦然地调侃着“咱们又上了上甘岭”,我的心隐隐作痛。

  在国内,不论是城市还是农村,流畅的网络无处不在,可以随心所欲畅游世界,享受网络的便利和快乐。而这些异国他乡的游子,思乡念家之时,想给远在祖国的亲人用微信发送一条文字信息的问候话语,都往往只能看着那一个小圈不停地转动,让人眼睛发酸头发晕,最后却变成一个红色的感叹号。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,即便偶尔发送成功,亲人也只能在很久以后才能看到,家人回复的信息,更不知道会在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后,手机才会如获至宝地发出一声声响,那时,你会血脉偾张,仿佛中了彩蛋一样激动。

  在我居住的板房房头,沿着23级砖砌台阶向上,是一个靠山的高处,据说那里是全营地信号最好的地方,偶尔可以打通电话,中了彩蛋的话甚至还可以发微信。因此,每到中午和晚上,总能看到人群在那里晃动,甚至夜深的时候,从远处看过去,那块高地上,仿佛萤火虫聚集般的流光溢彩。其实,那不是萤火虫,而是一个个思乡念家的游子,在倾听手机里断断续续的叮咛和嘱托,也许是恋人的私语,也许是妻子的安慰,也许是父母的叮嘱,也许是朋友的问候……他们渴切地希望正常的网络,可以通过手机倾诉浓浓乡愁,倾诉无限相思。

  有一个老同志,无论天晴下雨,总是每天最早一个到施工现场,检查昨晚加班的进度情况,思考当天的重点工作;总是每天深夜还在现场,查看各施工点的人员安排和施工情况,关注夜间施工的照明和安全防护。他为工作忙碌着,操心着,把项目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。凭借四十多年的施工经验,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问题,想到别人想不到的细节,是现场施工管理的主心骨和项目经理的得力助手,为项目管理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。他就是已经有35年党龄的共产党党员杨英林,一个对企业无限忠诚、鞠躬尽瘁的老同志。以他为首的党员群体,在德信项目的施工一线,始终以热血澎湃的忠诚,践行着“三有三无”的鲜明主题。

  有这么一帮“泥腿子”,没有学历职称,却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爱厂如家的敬业精神,在各自的岗位上任劳任怨,成为项目施工管理的中坚力量。负责土建专业的王利、罗来贵,负责钢结构专业的张洪立、王海清,负责安全管理的陈春连、吕永江,他们服从领导指挥,不计报酬得失,尽心尽力履行岗位职责,把对企业的忠诚敬业,淋漓尽致地付诸于日复一日的辛勤劳动。他们自嘲为“泥腿子”。

  有这么一帮“小黑人”,有的是初为人父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有的是刚刚进入社会的“楞头青年”,却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,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工作和生活压力,既要深入现场解决工程技术难题,又要负责完善所有内业资料编制整理归档,上下协调,对外联络,里里外外一把手。受困于网络,只得在忙完现场工作后,去往业主办公区蹭网传送资料,完成一系列管理业务和流程,工作到夜深人静是常态。较早来到现场的强雄雄、刘章琦、刘兴麒、胡振山、杨欢等等,他们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封闭管理,习惯了艰苦寂寥的生活,连我这个老员工,都甘拜于他们的下风,需谦逊地向他们学习如何适应孤独和寂寞。

  其实,“小黑人”是中方员工对印尼籍员工的昵称,原因是印尼员工的肤色普遍比较黑个头也不大。我们的中方员工,他们哪里意识到,其实自己也早已经被赤道下方的风吹雨打和日晒雨淋,改造成了跟印尼籍员工一样的“小黑人”,而逐渐变成“小黑人”的这帮孩子们,一如既往地在异国他乡无怨无悔地燃烧着青春,立足岗位建功立业,锻造海外项目管理的精英。

  印尼籍员工是项目施工不可或缺的人力资源。每天早上站立式安全交底,印尼籍员工穿着严实的工装,排列成整齐的队列,每一个黑色的面庞都展露着无忧无虑的的灿烂笑容,清脆响亮地回答着安全口令,那是一道异样的风景。海外项目重视属地化管理,尽可能多使用印尼籍员工从事各工种的配合工作,并引进专门的管理机构和人员负责语言翻译、工作协调、生活食宿、安全教育等具体工作,既切合当地用工政策,又给工程施工提供必要的劳动力补充。中方员工与印尼籍员工为着共同的目标,相互尊重,和睦共处,建立起了项目部的“联合国”,搭建起共同实施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倡议的友好桥梁……

打印 关闭